作者:村东摸鱼王
平台:B站
联系方式:1263179460@qq.com

回到目录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体验”,但是看来看去好像只有这个栏目最符合,所以姑且先投着看。

说实话,第一次在本地新闻上看到这个目标的时候我是有所怀疑的,作为一个 90 年代末出生,在大连生长到今天的老大连人,这真不是我灭自家志气涨他人威风,实在是大连经济几乎是处于一个停滞状态,近十年来只有很微弱的增长, 虽然总量在东北地区还能坐头把交椅,但是和内地那些迅速发展的城市相比已经越差越远了,作为比较,我记得 2012 年看各市 GDP 数据的时候,郑州都还在大连后面好几位,这几年郑州不论实际实力如何,最起码字面上的 GDP 数据已经早早过了万亿,而大连市至今都还没过 8000 亿(数据可能有误,但是官方一直不公布具体数据,我只好以最近能查到的作参考)连烟台的数据都比大连好看,更不要提 2004 年就超过大连的青岛。

之前在市民们的谈论里,大连市最近发展的不好是因为“余毒未清”,当然也有人说是因为整个东北经济整体上疲软——大连毕竟是“东北之窗”,没有人肚子不舒服的时候脸色还能好看。我暂且不去考虑这些捕风捉影的说法合理性如何, 只是这次官方放出风声要“三年破万亿”之后,停工多年的新机场开始征名、挖了十年的地铁 2 号线北段十月即将全线贯通、沟通主城区和北面县区的快速路开始施工、原来只停留在规划中的地铁 4 号线开工(见附图 1)、最典型的就是地铁站随处而看见的海报(见附图 2、3),看起来大连市各方似乎真的都行动起 来了。

我知道督工团队对地方经济尤其是地方债很关注,心里也希望自己的家乡经济能够健康发展,而不是走借债发展的老路,那样在即使大连市是计划单列市,财政也必然会形成难以负担的压力。因此我希望督工团队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对这

一目标加以分析,如有需要,也欢迎督工团队来大连进行考察。

  1. 在东北经济现有的发展模式下,相对东南沿海已然停滞,得到的国家资源和项目不如内地其他地区,大连市如果以东北作为自己的经济腹地, GDP 过万亿是否可行?
  2. 大连市虽然人口还在增长,但是能吸引到的外来人口主要集中在东北三省的其他地区,在上有政治压力下有东北人口收缩的大趋势下,大连市靠吸引人口推进发展的方法是否可持续?大连市本地能否有效利用这些人口发展优势产业或培养新兴产业?
  3. 大连市长期缺乏全国知名的大企业。国企央企方面,大连造船厂虽然能造航母,但毕竟是国有军工企业,对地方经济拉动效果甚至不如一汽(上海也有江南造船厂)、华录集团总部在大连,但是就连本地人平时都不太提它;民企方面,万达总部搬到了北京、实德集团已经破产了、大商集团在本地零售称雄,但在全国一二线城市根本找不到踪迹,其他城市也严重缺乏知名度,同为辽宁省内,沈阳市都难觅大赏的踪迹,一方集团同理、百年集团不久前还被曝出老股东阻挠浙江资本新股东接管公司的纠纷案例。
  4. 大连市一直是“因港兴城”,港口设施在东北地区首屈一指,甚至抵消了一部分货物从东北内陆陆路运输的成本。近年来,辽宁省持续培养营口、丹东等港口,在这样的安排下,大连市“因港兴城”的战略未来是否需要改变?
  5. 大连市也有上世纪兴建的央企石油炼化厂(见附图 4),周围就是我小时候长大的老甘井子居民区,距离比督工之前讲过的济南炼油厂还要近, 也有地下管道延伸到厂区之外,甚至因此干扰了地铁线路的施工,大连市的市民也有过要让厂区搬迁的想法,之前督工提到过的辽宁 2000 万吨的恒力石化就在大连长兴岛,那么大连市区的炼油厂是否有搬迁的可 能?班前后会留在大连市吗?如果不留在大连市,可能会搬到哪里?
  6. 大连市新机场采用了海上机场模式,号称要做全国最大的海上机场,为此要从市里不断挖山填海(附图 5)。抛去工程所带来的环保争议,工程角度从市区挖山填海是否可行?新机场建成后航道调整是否会带来市区内部建筑的限高问题?

最后再插两句闲话:我是 90 年代末出生的大连人,出生的时候正赶上大连市经济在某位现在已经不太好提名字的强人带领下高速发展,在北方乃至整个中国都名声在外,我小学初中的时候那位强人虽然已经不在大连,但是他为大连带来的强劲势头(也有可能是荫庇)还在,因此整个城市依旧蓬勃向上,大连实德队在中超攻城略地,大连市的企业在全国开疆拓土,大连市的工业扎实进步,大连市的旅游在外界风生水起,啤酒节、服装节、槐花节;“足球城”“旅游城”“东北之窗”“北方明珠”,无数大连人至今都引以为豪的称号都是在那时奠定的, 一切一切的荣誉带来了这座城市市民心态的变化,最典型的就是“大连人不拿自己当东北人”,自我介绍的时候只说自己是大连人,连辽宁都不会加上,更不会像黑吉辽其他很多地方那样直接说自己是东北人(这句话到也没算说错,直到我上大学时班里三个大连籍同学都是这么介绍的)不客气的说当时大连人看待东北的心态有点像今天的上海人看中国其他地方的心态——我知道我和你们割裂不

开,但是我自认要比你们高一等。

这一切的“好势头”在差不多十年前的时候就戛然而止了,从那以后形势就开始江河日下,足球队不行了,好企业搬走了、地标建筑拆除了,服装节停办了、城市口号也没人提了,好巧不巧,我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关注起各个城市的经济发展的……

接下来上图
附图 1:摄于松江路站,未来将与现有 1 号线换乘
【体验】关于大连市“GDP 三年破万亿”目标的疑惑和思考
附图 2、3:地铁站内的海报
【体验】关于大连市“GDP 三年破万亿”目标的疑惑和思考
【体验】关于大连市“GDP 三年破万亿”目标的疑惑和思考
附图 4:央企炼油厂(红圈)及与之紧邻的居民区(蓝圈)
【体验】关于大连市“GDP 三年破万亿”目标的疑惑和思考
附图 5:大连市新机场(红圈)及其中一处挖山填海地(蓝圈)
【体验】关于大连市“GDP 三年破万亿”目标的疑惑和思考

马督工点评

大连在北方地区的相对衰落非常明显。一度沈大高速公路是中国第一条高速公路,南端的大连辉煌壮丽,符合我小时候对 21 世纪的想象;北端的
沈阳灰暗衰落,几乎可以说停留在 20 世纪不动。

我个人觉得,这有大势原因,也有地方干部风格原因。

所谓大势,就是大连在日本经济最强势的时候引进日资,和日渐衰落的东北工业形成鲜明对比。接下来几十年,日本对中国大陆的技术落差减少,所以大连的优势相对下降。

中国内地技术水平上升,人均生产率提高,另一个效果就是经济和人口逐渐成正

比——工业稀缺的时候,少量技术装备决定 GDP,而人口稀缺的时候,人口决定GDP。

东北总体人口衰落,但沈阳腹地广阔,又是省会,集中人口速度超过了大连,沈大公路两边的经济平衡重新改变。

最后,从 90 年代的公开报刊看,某人管理的大连,是资本主义打工典范——压低工资,充分就业,无条件服从企业利益,最大限度减少政府对经营的干预。郊区遍布低工资企业,很多工厂工作时间 14 小时,和市区的壮丽辉煌成正比。这些打工者固然工资比在农村高,生活条件比大连好,但显然和市区滨海路的风景不成比例。

回到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