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妇女儿童船长
平台:知乎

回到目录

本人坐标西部地级市,2008 年上高一,2011 年参加高考。

一中是全区最好的中学,二中也是重点,规模大概一中的一半,我那时候二中能考上一本的人数大概是一中的零头,至于其他中学学生能过个二本线那就烧高香了(2011 年)

2008 年中考时一中简章收 700+100 人,100 人我们当地称 3 限生,除了学费要额外掏 5000+分差x 元,08 年时当地公务员教师工资也就 2000 多。但是到了高一结束时,我们年级总共 1400 人,多出来的 600 人除了要交 5000+分差x 元,还要掏打通关系钱可能远远不止,哪怕中间一个介绍人也能收两条烟的好处。

很多人骂督公的公开拍卖方案破坏公平,那么上述我经历的“700+100+600=1400” 算哪门子公平,从 90 年代算起到 2022 年,已经这么搞了快 30 年。

我觉得公开拍卖反而可以降低中间环节的损耗,这笔钱可以由教育部门分配给 2
中或者 3 中,提高教育质量,拉平和一中之间的差距

马督工点评

这里体现的不仅仅是教育资源货币化分配问题,还有高中教育本身的尴尬处境。高中不属于义务教育,不要顾及就近入学,甚至也不需要像义务教育那样顾及本身的公平,理论上说地方政府没钱就可以不搞,有钱也可以随便市场化。

但实际上,地方政府很重视高中的投入,无论是学校的标准化质量,还是升学率, 都是重要考核标准,也是“官声”来源。这就带来一个矛盾——地方政府努力花钱,培养本地几乎用不上的人才(考上大学不回来工作),更是现任主官绝对用不上的人才。

这意味着地方上读好的高中,是一种完完全全的“薅社会主义羊毛”行为,考进去固然可以享受超额国家补贴,而送钱进去也多半是赚的。与其如此,不如一半择优,一半公开拍卖。

回到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