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vidi_vici_veni
平台:B站
联系方式:prion@live.de

回到目录

马前卒多次在节目里提到儿童的社会化抚养,这里有几个问题需要澄清。那就是社会化抚养的儿童,在未成年之前,监护的主体是谁。如果是政府或者某种形式的公权力(下文简称政府),事实上政府和父母关系就是买卖儿童的关系,父母生下来一次交易基本就失去了关系(未来器官捐赠、换骨髓这种极端生物学需求除外)。在这个前提下,监护主体政府拥有全部的处置权。那么马前卒提到的各种措施除了财政需求和技术细节,没有大的阻力。儿童本身就是政府的,非主观故意的养死了,养坏了,仅仅是国有资产流失而已。但是这个方式,有比较大的风险。在没有强有力的宣传措施介入下,肯向政府出售子女的父母,存在着一定的道德伦理压力。事实上可能是社会经济地位较低的人群,换句话说,是统计学上意义上基因比较差的人群。长期下去,会不断强化,后果可能是政府抚养本身就成了一个事实上的低素质标签,长远看会引发社会问题。另一种形式,是监护主体还是父母,政府是养育儿童的被委托人,代替父母行使部分养育任务。这种模式孩子还是父母的,在社会伦理道德上,接受度比前一个形式要接受度高得多。那么随之带来的一个问题是,父母如何信任政府能把孩子养好?比如现有的公立幼儿园这种模式,父母有比较深的介入,大多数情况可以相信政府。而马前卒倡导的社会化抚养,政府介入程度要远大于幼儿园。父母让渡出的权力责任,怎么监督政府?我们现在有一个类似的情形,就是养老院。在相当程度上,养老院是和马前卒的社会化抚养委托程度是类似的,抚养方负责大部分照顾责任。但是目前的养老院,或者说社会化养老做得非常不如人意。统计上的多数,基本上把老人送到养老院,属于不孝行为。相对养育儿童,养育老人更容易监督,因为老人是成年人,大部分有一定意识和判断力,可以比较清楚的评估自己的满意度。因此,如果试图进行后一种方式的社会化抚养儿童,我建议先从社会化养老开始, 这个事情办好了,才能取信于群众,办好社会化抚养儿童。而且社会化养老一样有重大的社会意义,集约化养育可以大量的节约社会资源,包括劳动力资源和住房资源。比如相当一部分高价值劳动力,很多人出于不信任养老院而花费大量时间自己担负起码部分的养老任务。

小结一下,向政府出售儿童式社会化抚养目前和社会现实差距较大,不合适。委托政府抚养的模式更现实。但是后者要求先把社会化养老做好,才能取信于民。

马督工点评

只说两个问题。

1 现在已经是“穷人多生,中产少生”了,如果你真觉得阶层和基因优劣有关系, 现在的世界正在飞奔向你想象的地狱。

2 社会化抚养的本质,是国家直接保护公民——无论成年和未成年。只要用要求现在公立学校的标准去衡量父母,社会化抚养就成了一半——老师打学生留下淤青是什么惩罚,父母也一样。

Update: 蛋卷俱乐部第三期-编读往来

回到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