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 JohnSmith
平台:QQ
联系方式: 675776548
回到目录

这几期督工讲了不少关于社会改革相关的话题,突然间想键政一下,发在评论区又觉得我的账号比较重要,就想投稿下,看看能不能选中

近代社会改革或者说是社会发展,我认为有三座大山,过度官僚化,资本主义的无序扩张,以及基层的能力限制。

并且这个三个要素会形成一种相互的负强化,能在短时间内将事情推向极其复杂,难以处理的情况。诚然,在当今各个社会发展周期的后半段,这三个大山都会出 现,在一些社会,这大山真变大山了。

  1. 出于政治架构的特性,官僚化是不可避免的,在公平问题,或者不得不解决的问题上,官僚化的优势是不可否认。但是在当今不断复杂化的社会下,官僚化带来的秘密政治倾向则带来了不少的问题。

例如,作为多年来的键政高手,我会经常通过信访系统,人民网提出建议,在系统上往往得到的回应是问题已经反馈却不公开。但是,有一定概率,会收到的电话,有机会与不同部门的小领导或者专员交流,在实际上他们是真在考虑相关的问题,有些事情是他们之前没有考虑到的,也会感谢我的建议。

另一方面,即使他们想要处理,他们缺少解决问题的工具。上级的反馈很难得到回应,当下手上也缺少法律工具去解决问题,导致他们只能按即有的规则办事。

解决方法,我得求助下大伙了。粗暴的解决方法来说,就是设立中央直属部门,并且赋予临时扩大解释权,可以迅速的解决当下的问题,也可以有效的展开实验,如果实验结果理想则转到长期立法流程。

  1. 资本的无序扩张,其本质我认为在于其本身及其高效的特性,但是在成文法与官僚化的社会背景下,就会出现无法及时反应,无法预防无序扩张带来恶果的问题。前段时间想要强行上市等等的事情都是这个问题的衍生,尽管有各种监管机构在不停的运作,但是也未能实质上的阻止其发生。

在有限的接触经验中,我认为原因在于公务员选拔机制选拔出来的公务员,大部分难以理解资本的运作模式,也难以理解在资本主义的思考模式。

例如,在跟某经济相关部门秘书处的人交流中,我发现,他们对于市场经济的理解非常机械。跟我交流的人是真诚的认为通过限制电动车,摩托可以让一个城市整体变得更好。也难以理解其背后经济的复杂性与潜在的经济效益。

很难去期待他们有办法预测资本思考方式个体的行动,更无法预防他们钻法律的漏洞。

解决方法,倒不如趁着经济下行的时代背景,吸纳那些理解资本主义的思考模式,在各行各业打过工的人进去体制,并且严格监控,让这些人去对抗资本的无序扩张。

  1. 基层的能力限制实际上也是我们生活中种种难处的来源,也是统一大市场形成最大的阻碍。

其表现为相比合法性,合规性,整体利益,整体信誉等等的要素,更加在乎与自身的短期的利益。

当然不能说他们是完全出于维护自己短期的利益而做出违背其他重要要素,他们在法律上的限制,支持,以及自身的能力上都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他们在做出决策的同时去保证其他要素。

另外通过放权,促进基层发挥自主能动性解决问题,确实是成功的经验,但是随着社会问题复杂化,能力有限的基层我认为自主性应当被进一步规范。

用两个例子可以很好解释这个问题。

3.1 禁摩问题,就上位法赋予的权力来看,是一种临时性的权力,如果城市有重大活动,或者基础建设还未能支撑多样化的交通工具,临时性的限制特定交通工具,是具有合理性的。

但是在实际接触上,现在他们是拿不出任何的解释与量化标准。

同样他们也无法理解摩托背后的经济价值,对于地租的平均化,城市通勤效率,以及工业链发展等等的问题也没有理解的。

相反的,他们更加重视的有没有人因为骑摩托车死了,或者被投诉,因此可以通过无限加码的方式禁止摩托通行(但是名贵跑车的噪声问题却束手无策)。

至于是否滥用了上位法赋予的权力,经济的活力,地租价格的集中化,市民的选择权等等的问题,则无力思考,也会在各层级上互相庇护。

3.2 疫情加码问题,我认为也是能力限制的一种体现。相比对经济的冲击,流动性,合法性等等等等的复杂问题,他们只能且只会去思考如果在现状下保证不出现更大规模的感染。

督工各期的分析也体现了这样的问题。

在能力越弱的地方,这样的倾向越明显,1.因为他们缺少考虑更加复杂问题的能力,反而保证自己眼前的利益更加重要。2.在制度的设置上,保证眼前的短期利益,相比考虑合法性,合规性,整体的问题,具有更大的回报。

解决方法,通过建立更加全面,多维度的评判标准,实现目的加分,违法立法精神减分,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减分。

至于方案是否具有可行性,在中国这样的社会背景下,会有试错成本过高这样的现象,即使方案是明确有效的,也难以像究极实用主义的新加坡那样,什么是对的就做什么,错了就马上改正。

同样在美国这样联邦整体,即使每个州有独自的解释权,也没有户籍限制,移居的成本也不是廉价的。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相对长久稳定的社会与政治体制是竞争中的优势,也是经济相对平稳运作的基石。

在种种的限制下,用极其复杂,精巧且谨慎的结构改造,或者直说是打补丁去推进改革,就当今的教育与筛选机制来说,可能要等到社会管理的 AI 这样下个时代的工具出现,才能更加灵活的让事情变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