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 蒲翔
平台:微信
回到目录

本人资深观众,睡前消息出了 500 期我至少看过 450 期(80 期以前的可能漏了些,而且经常忘记三连),很喜欢这种风格,这期同样说到心坎里,实在忍不住来发自己第一条评论了。

我在深圳从事咨询类工作,常年服务地方政府、国企和其他大一些的外企民企(中小企业几乎不会花钱买咨询服务的),睡前消息的内容对我极度适用,涉及政府、企业以及市场、公平、效率方面的话题我最感兴趣。系统性的内容督工在这期内容里提过我不赘述,谈点亲身经历和感受。

先说点感受

国企低效的标签在我脑袋里已经没法揭掉了。

国企的资产属于国家(及人民),国企管理层和员工负责资产的运营,本身目的很单纯,就是赚取利润实现资产保值增值。这一点本质上来说和上市公司没啥区别,股东雇佣职业经理人经营自己的资产,经理人要对经营结果负责,结果不理

想董事会可以炒掉 CEO 另谋人才。

照这个类比,国企最突出的问题应该是代理人冲突,即职业经理人与股东根本利益不一致引发的各类冲突,在现代企业界解决代理人冲突的手段太多了,组织架构、薪酬体系、审计等等,但印象里国企的问题似乎远比这个要多得多,低效、腐败、官僚、僵化这些标签似乎很难摘掉,这点篇幅没法概括全貌,谈点具体经历夯实下督工的论点。

聊一点经历

这次经历来自于内陆某地国企。

该公司要在当地投资,雇咨询公司做前期投资论证,指定要搞教育产业,研究报告用于支持其母公司投委会决策,本着客观审慎原则,我们前期财务模型收益率预测不算好看,而后就是被甲方按着反复修改内容直到收益率达到其母公司可以投资的线。

我们团队感受就是被请去写命题作文,甲方内部一直都觉得项目已经定了,投委会论证就是走过场,大概背景就是母公司领导把这个项目“交代”给该公司,于是该公司领导只能硬着头皮推项目了,至于母公司领导又是哪里听来的“投资机会”,我们无从得知。

后续事情发展很搞笑,大半年后就迎来了国内教培行业寒冬,由于我已经换工作不知道该公司具体把钱投到哪一步了,但由于该公司一直没付尾款,我前同事被抓回去加班,项目整体方向大改,我只能偷笑并祝他好运,希望没有亏掉太多国有资产,不然第三方永远是国企领导们甩锅的对象(付的咨询服务费倒像是保险费)。

是大领导投资水平太低吗?是大领导政策敏感度不够吗?我不知道。

浅析下原因

非常同意督工这一期的观点,企业职能(效率)和政府职能(公平)界线不清晰是深层次原因,(我额外补充一点)地方关系网是浅层次原因之一(浅层次原因太多)。

先说浅的,地方政府要解决各类问题,经常直接地方国企施压让其出力出钱出人解决,而地方国企也要依靠地方政府获取项目及融资,而任何组织层面的行为具体都表现为个人的行为,经常有往来的双方领导(通常级别都不低)就彼此熟络了,有时候甚至难以分清组织层面和个人层面的互相帮忙,但只要有机制保障个人与组织利益一致,这还不至于发生太大的损失。

问题就出在这种机制不常有,导致需要审慎决策的投资流程大多数时候变成了一把手的拍脑袋,大笔一挥大手一指几十亿的投资就出去了,当然流程还是很健全的,该立项讨论、开会决策、请机构调研评估这些一个不少,但多少有点命题作文流于形式的嫌疑。

让领导敢于拍板不考虑效率的深层次原因恐怕就是企业职能与政府职能的不清晰,让领导们有空间操作,哪怕投资失败也不需要承担后果,只要把政府委派的民生工程当作国有资产收益率低下的借口就能逃脱“股东”的责罚。而地方政府和地方国企的领导们彼此都是心照不宣,喜欢故意留一些不清晰的界线,让彼此做事都有些余地。

上述提到的经历只是数年来几十个项目其中之一,但全国那么多地方政府和国企,又有多少低效没前景的项目在不断上马?考虑上时间价值(或机会成本),国有 资产经营效率低下也是让“股东”资产贬值的重罪。

(最近闲一些,可能会更多给睡前消息投稿支持,以后看睡前消息会记得礼貌三连的,希望有幸被督工念稿啊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