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 杨大头
回到目录

来自长三角地区某大学,现在在美国西海岸某大学工作,谈一谈中美实验室资金,老板的工作,和运行逻辑的区别

在美国的顶尖院校(前十)和普通院校都呆过(一百多名)。和国内的一个重要区别是美国院校除了给每位教授一笔启动基金(绝对数量不少)以外,更多是从教授得到的资助中收取管理费(F&A rate 或者 overhead rate),一些学校能达到百分之五十以上(普林斯顿在这几年已经达到了 62%);而美国教授等科研人员的主要压力恰恰在于申请经费,来维持实验室正常运行的同时交上校方的管理费,院系/学校决定是否给予终身职位最重要的标准也是其获得经费资助的能力。

的本期节目提到的 MacMillan 于 2004 年在加州理工就取得了讲席教授,2006 年跳槽到普林斯顿,这期间收到启动资金是正常的。

在中国当教授像当官僚,在美国当教授像当资本家,我感觉督工以为这些钱最后会花在科研上,不过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些钱最后到哪去了。校友捐赠应该一般拿来发奖学金、修新楼、给比较优秀的新 pi startup,学校运行的钱应该来自学费、教授的 overhead(资助中收取管理费)。

老板给我们发的工资其实学校都抽过一次的,西海岸某大学的 overhead 是 70%。我查了一下官网,普林是百分之六十,那西海岸某大学这个 overhead 可太高了,发的时候直接给抽走 70%,用的时候还会抽。所以说,督工他可能有一些幻想…

总结一下“它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

我以前待的组比较小,老板很多事情都会跟我讨论,所以我了解一些运作方式上的细节,现在组很大也很有钱,老板也很忙。我们是理论学科,但老板一年能自己推公式、写程序的时间都没有一周。他自己很热爱这个,也很聪明,但他的精力必须放在拉经费上面。因此和国内的实验室老板们相比,一个像资本家一个像官僚,这是我的感觉。

其实美国多数也是从 doe nsf nih 这些政府机构/项目来的钱,我还是觉得美国政府机构的资金申请和发放要比国内公开、透明一些。以前在 X 大是听说年轻老师得陪一些人喝酒的。

但美国基本上老板关注的是 proposal 这个环节,其实我不知道 proposal 提交以后具体会发生什么,按照老板给我说的我感觉和审论文差不多,在这个环节里学术共同体话语权很高,我了解到的审经费的人也应该是教授。

我在国内组里感觉老板虽然也会写经费申请,但一年其实就一小段时间;但在美国的老板一年到头都在忙这个,论文则是第二位的了。

之前不是有个到哈佛读博去干公务员了吗 hhh

到西海岸之前我在美国中南部州的大学呆过一段时间,其实和督工提到的阿拉巴马大学水平差不多。科研、教学的设施环境,教授的水平和态度我觉得都比南大强一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