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目录

睡前消息481/483: 苏联解体前,戈尔巴乔夫的中国形象 481期 483期

@東雪蓮 Officiall :本就是如此,以前也说过这个问题,为何南美会陷入所谓“中等收入陷阱”?因为落后的政治制度无法承担高速的经济增长,其往往表现为低效的福利和动荡的政局,所以为何会经济失败,根本原因是政治改革失败,无非匹配承载新的经济增长。

@取个破名不能用 :总会有一个具体的人来为一个政权的覆灭背锅,这其实是一种情绪化的表达,虽然荒谬但也情有可原,重要的是不要陷入其中无法自拔,用理智来寻找更深层的原因,做到前车之鉴后车之师,《是首相》里有一句话说的很对,历史就是无情对无脑的胜利史,只要是人就不可能完全脱离情感,但不能被情感完全支配

@六界帝尊 :本来他们是要缓缓撞向冰山的,但是戈尔巴乔夫强行让船转了向,但是因为船已经太老旧了,所以转的太急搞得船直接断掉了

【评论选登】睡前消息481 - 485 期
【评论选登】睡前消息481 - 485 期
【评论选登】睡前消息481 - 485 期

睡前消息482: 避免另一个“汉芯”,对国产 CIM 软件要宽容 查看视频

【评论选登】睡前消息481 - 485 期

@炮哥哥哥哥哥哥 :督工说了这么多芯片相关的,有一个最重要的点没说到,就是这么多年产学研和人才培养几乎没啥进步。国内陈进那时候就没啥人学 vlsi,现在多了些,但教授很多都是骗 funding 的,对教学也没啥热情。我这两年在几大半导体 conference 做 committee,看了很多国内来的 paper,基本都是为了发而发,很难在产业中用上。本来就落后,一群人为了发 paper 还做一些根本不能用的东西。人才培养这方面,很多在国内本科研究生读半导体专业的中国学生,之后都转码了,因为好找工作,薪水更好,没几个是真有兴趣愿意留下这一行的。再往后人才断层更严重。

@-半清醒-- :顶楼的炮哥信息比较滞后了。前几年微电子专业的学生确实很多转行,但是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这两年不知道多少专业的转微电子,微电子的工资也堪比宇宙机了。(不过今年有点难)。另外,产学研方面其实情况比较复杂,资源分配及不均衡,很多学校根本没能力发能落地的项目。因为要落地就要流片,而流片机会都集中在头部院校,我所在的复旦实验室一年一次甚至两次三次,你有需求就能流片,而我本科大连理工大学根本没听过哪个老师能有机会给学生流片。就这大连理工大学还是 985,29 所示范性微电子学院之一(信息可能也落后了,本科时了解的)。差距太大了。

@Hakula_:IC 前两年确实热度有些起来了,但今年形势也不太好,之后会怎么样也不好说。其实炮哥说的长期趋势我觉得也没什么滞后一说,国内的教学水平、产学研结合、学术圈风气,短期内都看不到好转的迹象,如果没有实质性的改变,人才断层可以说是大势所趋。读书期间可能会比较关注 offer 的薪资、转行的情况,但这些其实是很表层、短期的,说明不了多少问题。就像互联网的 shopee 去年还风光一时,现在说垮就垮了。说「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可能还是为时过早。这方面我感觉像炮哥这样已经深入业界的前辈不是看不到短期的热度,「消息滞后了」,而是看得会更加本质些。

@一业平:03:47 针对出的这个图,谈下自己的看法,本人非芯片厂的 MES 从业人员,抛砖引玉:
一、MES 承担的时间不敏感的角色

  1. 数据的汇总,分析的工作,就是工艺过程中各个工序产生的过站信息,产品信息,检测信息等
  2. 整体制造过程的协调。例如从订单开始转工单,工单下发产线。从产品 BOM获取物料信息,调取库存信息,把物料准备到线边仓。物料齐套后可以进行生产,生产过程中友会产生 1 点中提到的数据,最后到成品,如成品仓。
    上面这些场景相对来说对于数据或者说信号的实时性要求没有特别敏感,处于设备的上一层。

二、中控软件或者总线型的调度软件对时间是敏感的

  1. 极其敏感的:单设备内部的电机、机械臂、视觉,气缸等是时间敏感的,通常都是毫秒级的,到秒级那就是设备故障了。常见的如贴合、点胶这些设备。
  2. 次之的:若要设备和设备之间的调度则对时间是敏感的,但远没有设备内部逻辑控制的要求高。可还是比 MES 的时间要求高一些。设备的输入和输出看工艺和 IE 的设计了,可以缓存,也可以通过加并行设备的方式协调整线的平衡。
    多设备调度的一个例子就是 AGV 调度系统类似督公说的工业小脑了。总的来说时间敏感且要一个大脑来控制最细节的设备内部的动作流程,这个从软件设计的角度来看是不太合理的,应该是分设备来治理,至少应该分段来治理,不然对于这个“大脑”的压力太大了。当然我不太了解芯片的具体工艺,仅共参考。

@一业平 回复 @小冻果果 : 分布式是指把不同的功能部署到不同的地方,需要先在架构设计的时候把服务独立出来定义好对外的接口,还需要一套服务去监控这些服务,管理服务的生命周期。从形式上讲有点类似,MES 承担信息汇总的角色。不同之处:

  1. 微服务里需要对服务进行保活,但 MES 不需要承担这个角色,只需要知道设备活着不活着,有的情况下 MES 甚至不知道设备活着不活着。
  2. 分布式需要一开始就定义好各个服务之间的边界,接口,通讯方式。而 MES不会定义,这部分定义有工艺决定边界,MES 要求设备商提供接口和通讯方式。

@ohzso:答主说的挺有道理,我在某大汽车厂 MES 干过,这个系统更多是用来统计物料/生产信息的,不太能参与最前线的行为决策。
另外就算是完全体的 MES,从信息技术上来说,确实没难度,主要问题在于繁琐善变。

@不追之追:本人年初在浙江某市某智能制造设领域龙头企业任人力总监,不得不说智能制造工业软件领域国内可能属于幼儿园水平,而这方面的顶层软件开发和智能机器人集成系统开发是我们彻底摆脱廉价劳动力模式并拉开和越南,印度制造业水平的核心条件,很遗憾,目前十分悲观,智能制造我们没有突破,而人力成本已经加速度攀升

@佐启_:做设备的现金流不行,没办法在科研上投入太多,应用是主要方向

@柒扌合柒:督工嘴上说投资和科研要允许失败,实际上最不允许失败的恰恰是这些一有风吹草动就散播焦虑的媒体,上扬行不行,中芯自己不知道吗

睡前消息484: 人均全国第 5,增速全国第 7——都是倒数 查看视频

【评论选登】睡前消息481 - 485 期

@三儿 T1 :山西砍柴河北烧,河南和面东北削。山东汤里撒葱花,天津余温烤地瓜。 出锅香气雄安品,盛面炸酱上京浇。拱北众星常灿灿,朝东万水自滔滔。(转自B站)

@茅台路边读毛选:河北是个双黄被啃掉剩五仁的月饼

@刘海组:终于到我的“专业领域”了,在河北张家口和沧州都生活过较长时间,也跑过承德,石家庄,秦皇岛,勉强算是对河北有个比较全面的认识。在老家张家口本地人总认为是北京拖慢了整个地区的发展速度,因为严格的环保政策导致没有跟上上个世纪的工业化经济红利,另一方面北京严重影响着整个河北的交通,以至于几年前其他地区去承德最好的办法还是借道北京。(前些年才算是有了张承高速,虽然冬天经常被天气原因影响)
冬奥会给张家口带来的新的发展点,冬奥经济冬奥英语冬奥运动的口号一个跟一个,但事实证明效果目前并不显著,如果你现在去张家口,能看到一个在建的类鸟巢建筑就在清水河附近,那应该是“冬奥遗产”了,由于经济不景气,崇礼作为冬奥重要参与地区,其实交通并不发达(如果你去过,它就是个在山沟里只有俩条主干路的小县城,兴许现在多点了)有高铁站,但几乎只有和北京的交流。
如果你来了河北,你想从张家口或承德到南边的保定石家庄沧州,你就得去北京转乘,高速就要绕远路,省内城市间交通路网发展情况似乎十几年来除了日常翻新以外,只有雄安新区和冬奥会带来了些改变。督工对石家庄制药产业的评价很合适,石家庄现状也是卡在一个高不成低不就的位置上,在张家口承德甚至都没有存在感。
这就是河北,如果你想来旅游,是很不错的选择,你可以去看白洋淀那种平原风光,去看秦皇岛享受海滨度假,去张北去看大草原,去大境门去看北方特色的山林。但旅游业不该成为这样一个大省唯一的支柱产业,近些年各个地方也在努力革新,努力参与到科技革命中来(比如说张北建成的那些数据中心)。冀中冀南都寄希望于雄安新区了。
只能说望河北越来越好,这也是河北人的一种奢望了……别让冀成了寄啊!

@肥皂 FinceSEAL2:这段时间从燕郊一路骑自行车,经过了唐山天津沧州德州济南淄博潍坊青岛日照连云港淮安,不禁感叹省份经济差距:淮安在江苏排倒数第三(仅强于连云港宿迁),但在山东则是中等水平,城区建设强过淄博主城区(张店区),要是放在河北,主城区不比唐山差(唐山经济主要来自工业,路上明显感受得到非常多的工厂卡车,三产不如石家庄),更是比沧州这个河北第三要强得多,城市建设上恐怕仅次于石家庄我接下来还要去南京,然后沿着长三角诸多城市一路向东到上海,一趟下来多少写个游记给督工投个稿,作为一个从小一直呆在北京,除了回老家基本哪儿都没去过的山东人,这一趟真是开了大眼了

【评论选登】睡前消息481 - 485 期

睡前消息485: 干掉统一教,日本会更好? 查看视频

@舒子航:宗教只有邪教和资深邪教

【评论选登】睡前消息481 - 485 期
【评论选登】睡前消息481 - 485 期

@皖中左铲:提个建议,这期漫画转场看似新颖,实际上很影响观感,因为人的眼睛聚焦变焦是需要时间的,本来就是要认真看一眼的漫画,莫名其妙左右转场,看的甚至头昏,希望下期可以改进或者改回去

@黑色剑士瞳仁:作为在地方宗教管理机构工作的打工人,补充一些小知识

  1. 正规宗教团体都会在民政部门注册登记,并聘用专业会计算账(也有些是信徒自愿帮忙),宗教场所的收支账目是在信徒内部、宗教管理组织公开,只是不对外公布。
  2. 一般来说,各省管理方式不一样,我们这边是是信徒在宗教场所内的消费只能用于宗教活动和宗教建筑维护,不能用于宗教管理者个人消费(这点看各个地方管理监督水平)。因此收税比较难,因为大部分消费都是直接捐赠,只有小部分采购香烛收点间接税。
  3. 我们这边的宗教人员的收入主要来自法事和私人宗教活动,也就是用仪式感开展心理安慰收费。
  4. 我和我老大之前都相信随着时间推移,社会发展,信徒会越来越少,但现在马前卒说的情况已经有些苗头了,让我对未来有点担心。

@Hodor 丿:唉,啥时候管管农村的这些宗教,佛教道教封建迷信教,我也说不清是啥教,因为他可能即信太上老君又信如来佛还夹杂各种地方神,可能更多是封建迷信偏多吧,我姥姥就天天去参加,花钱不说还挺像家庭关系,同时他们也不单纯搞宗教,还搞传销,卖营养品洗护用品,我就被姥姥苦口婆心劝说买了什么香皂,劝了也不听,宗教加持下给老年人卖保健品兼职事半功倍,农村地区真的改管管了,我也不知道宗教局知不知道这些情况

@可选型自闭:这就不得不向您推荐我们的中医保健品了

@Hodor 丿 回复 @可选型自闭 :中医保健品可能还是药监局批准的,他们推销的那些都是三无产品,老人就有时候信的很虔诚,囤了他们好多香皂的货让她推车小车出去卖,亲戚朋友面子上过不去就也会买,但背地里都说闲话

@吾非沙滩之子:想起我大学的外教老师 一位德高望重和蔼负责的日本老头,一把年纪却很有精神。体力非常好网球经常可以打一下午。我们学生可以通过参加他主持的读书会练习日语口语,作为长期读书的回报他还会为我们写去日本留学的推荐信。当时很多同学都参加了,我在大三的时候才知道读的是创价学会会长池田大作(亲中)的著作人间革命。并且后来听到他说参加了他的读书会的人必须读到他死为止。我顿感汗毛倒竖,瞬间对我们的这位老师一直敬爱之外还多了一些畏惧。

@木偶十二:创价学会因为宗教原因在日本没有和中国建交就和中国交流了,创价大学一直是对中国留学生最友好的大学,是最早鼓励中国留学生去日本的大学,甚至中国驻日大使程永华就是创价大学毕业的

@队里有笨猪啊:查理芒格说过,如果我没有办法推翻自己的观点我就不能拥有它。看马前卒的节目也是一样,如果你没有办法驳斥他的观点,那么看这个节目的人基本上就会沦为价值输出工具没有自己的思想,这是十分危险的事情我相信也违背了马前卒做节目的初衷,最终也会导致这档节目必然提前走向终结。虽然现在这个节目依然充满了瑕疵,但是它也在越来越好,从全平台来看这么好的节目太少了,我还是希望有生之年多看几期。

@BT 平:边缘群体问题,不能光看新宗教对信徒的剥削,还要看到信徒为什么愿意被剥削。说到日韩,我刻板印象就是整个社会对失败者边缘群体无微不至的刻薄。而新宗教在敛财的同时,却也提供一个信徒们互相抱团的平台。这就是为什么信徒们明知新宗教贪图他的钱也愿意加入并抱团的行为。对于各种原因变成边缘群体的人来说,亲人子女都是负担,都是失败生活对他自身存在无时无刻的嘲笑,而教友对他而言就是新生,新家人。那么献财产献子女这种事也就不奇怪了…………
这是我在安培倒下的当天群聊时想到,来源不过是几部相关漫画,比如《欢迎加入 NHK》等等,我不清楚沉迷传销不肯醒来的那些装睡者的社会背景,想来大概也是重合的边缘人群。

【评论选登】睡前消息481 - 485 期
【评论选登】睡前消息481 - 485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