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 郭宏源
平台:微信
睡前消息480: 5斤芹菜罚6万,菜贩在挨骂与同情之间
回到目录

总结一下马前卒这一期的逻辑和主要观点:
团购平台罚五万,舆论认为不多——菜贩罚五万,舆论认为多——非理性的同情 “情怀”
为什么该罚:不能提供进货渠道和台账——致使食品安全全链条监管沦为空谈
(原文观点)
索证索票进货查验义务——问题芹菜不能有效追溯——理应承担不利后果支持/反对 不同情/同情 小菜贩——用钱投票
引用论文 1:小菜贩贡献的物流价值不高,是落后的生产方式,应该被淘汰
类比小菜贩和残疾人车:交警因为残疾人身份(弱势身份)不管,造成交通问题
——不管小菜贩也会造成食品安全问题 解决方法:政府补贴,收回特权——培训转型 增加低保
引用论文 2:释放资本活力

首先点评一下市场监管报的逻辑:

  1. 菜贩不能提供进货渠道和台账导致了监管链条沦为空谈
    不能提供进货渠道和台账导致检出农药的市场监管方/当地食安部门不能追溯该批次芹菜的流通,因此不能减免罚款,这个逻辑没有问题;但末端的商贩不能配合调查就导致监管链条论为空谈实在是有点黑色幽默。就查验和监管责任而言,如果批发商、批发市场、零售市场、食品安全部门中任何一方能够尽到查验农残和监管责任,就一定不会让农残超标的农产品流到终端的零售商手里。三四线城市菜场的基本事实是在流通途径上该有的监管几乎没有,即使到了销售端的检查也大多是走走过场。所以根本不是小菜贩不能提供票据让监管链条论为空谈,而是目前的以突击检查、抽查为主的市场监管体制谈监管链条,本来就是空谈
  2. 问题芹菜不能有效追溯,应由商贩承担不利后果
    由 1,本次食品安全隐患的产生,监管部门、小菜贩、批发商、市场方都有相应责任。在无法明确责任主体的时间上,我想引用任冲昊在谈高空抛物问题时的逻辑:监管部门和市场方而言,产生无法追溯的食品安全问题应该属于食品安全事故,扣罚相关人员本年度或当月奖金;批发商同样未履行查验义务,不能明确时哪一个批发商就让这家菜店进货的批发商一起出钱,缴一份比菜贩罚款至少十倍的钱;把这些钱汇入一个独立基金账户,用来预备赔偿该批次问题芹菜的潜在受害者——所以相应中毒症状的患者都一定是本次事件的受害者,如果广泛存在农残受害者来冒领,就更说明目前的食安机制是完全的笑话;或者直接以罚款的方式收归地方和中央财政,用医保兜底可能造成的伤害。

马前卒工作室的观点:

  1. 是否支持小菜贩,群众会用钱投票
    当然会用钱投票,广泛的底层工人、农民工进城、低收入人群,一直在用钱投票,支持小菜贩、小市场、菜农,相较于食品安全,这些人迫切的需要是用一两千块 的月收入养活家里的三四口人。我不知道是不是任冲昊先生在上海苏州生活的久 了,觉得开车去逛一逛西安和独山的景点就算下基层了,而忘了或者说从来没关 心过自己家乡承德,和其他正在衰落中的早先工业城市人口的生活状态。即使这 批工人最年轻的也将近四十岁了,以中国快八十岁的预期寿命而言,至少二十年 内这些人也依然会是中国最广泛的底层人口,不能因为在互联网时代他们失声了,就臆想用钱投票就能消灭小菜贩,消灭底层人口。
  2. 低价值的物流方式应该被淘汰
    落后的生产力一定会被淘汰,我不否定客观规律。但马前卒工作室以残疾人车来类比是缺乏逻辑,缺少合理性的。
  3. 就像写这一期稿件的编辑没见过三四线城市的小菜场一样,我怀疑他同样在现实生活中没有接触过什么残疾人。打车补贴,提高低保,可以解决残疾人十公里的同行问题,但就像地铁去解决普通人的交通问题覆盖不到最后一公里一样,即使给残疾人法打车补贴,也不能像轮椅、无障碍通道、残疾人专用机动车一样解决残疾人的最后一公里,甚至对于残疾人来说现实的是最后一百米,最后二十米的问题。
  4. 马前卒工作室喜欢谈两个问题,钱从哪里来,钱花到哪里去;这一期节目却对第一个问题闭口不谈,因为马前卒工作室自己也知道,中国是一个及其割裂的社会,没有人会为普遍的食品安全问题买单;看重食品安全问题的人,就和恐惧教育导致的未来阶级下降的人一样,前者用钱投票,把食品供应交给各种大型的连锁超市,甚至是中产阶级会员店,而后者会把孩子交给贵族学校和各种各样的培训班。用马前卒解决教育公平问题的方法,征收房产税来提高公立教育质量、建设食安部门牵头的社区超市,才是马前卒工作室一贯的作风。
  5. 综上,马前卒引用别人的演讲,引出了最后的结论:释放资本活力,消灭落后生产力去解决问题——一个和马前卒前三百期鼓吹大政府,强调当前中国社会主义性质的基本论调几乎方向完全相反的结论。如果马前卒能坚持自己写稿,得到的结论也会在消灭落后生产力的同时强调社会主义国家政府的兜底,讲清钱从哪里来,花到哪里去,甚至是认为产业升级应该在大政府的指导下,引进资本活力,而不是强调用前现代的方式,先用钱投票,让资本以最野蛮的价格武器,砸钱摧毁一批个体经营户,制造和大下岗和圈地运动一样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之后,再让社会主义政府出钱提高低保无偿兜底。叫停社区买菜也许扼杀了一个互联网行业新的经济增长点,但一定避免了资本涌入导致的个体户大范围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