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 无用博士
平台:B 站
联系方式:B 站私信
回到目录

第六期的蛋卷俱乐部有位观众贴了自己的知乎回答:
为什么大企业要重视政府关系——浅谈政府视角下的产业规划(以新能源汽车为例) - 知乎 (zhihu.com)

从这个帖子已经可以看出,当代的以县、市为单位的行政区划已经不能满足现代化的复杂产业和高科技产业发挥规模效应的需求了,迫切需要新的经济规划单位来超越目前市、县一级的经济规划主体,适应当下最能符合产业发展的城市群趋势。

理论依据:组织边界应当是使得规模效应充分发挥,最终使得扩大规模所取得的边际收益不能弥补组织内部协调的边际成本,二者相等,为最优规模,而目前行政区划作为做经济发展规划和产业规划的实体,规模过小,扩大边界的边际收益是大于成本的

同时还因为行政区域过小而不是过大增加了内部交易成本(也就是说不像企业, 组织内部管理成本随着组织内人数上升的增加,行政区划这种管理一部分小人口的中间层级过多反而增加了内部管理成本),应当尽快打通行政阻碍,发挥产业的规模经济,同时也降低内部的交易成本

一、 过于分散的行政区域内的土地指标成最大阻碍

帖子已经明确指出,高一级政府需要在下一级行政单位分派用地指标,这带来了严重问题:

利益分配问题严重拉高了交易成本

各级政府首脑都需要靠经济发展成果来实现晋升,但是分派下来的用地指标不够承接一个比较长的产业链,每个更低一级行政单位都希望分到利益更大的产业环节,比如汽车产业链的整车厂,而一条很长的产业链注定某些环节对当地政府没有很大利益,就会遭到这些行政单位一把手的排斥,我猜想,上级政府可能会按照今年给你点吃肉的环节,明年你也承接点喝汤的环节的原则,在奖励和安抚之间横跳,而较难决策出哪个下级单位能力更强,效率更高,最后大幅提高了上一级政府在做产业规划时候的成本。

比如深圳市作为全国在短期内取得极大经济发展成果,大力提升了本市人口吸引力的一个副省级城市,却受制于城市边界的原因,让有限的土地成为本地更有能力的政府班子进一步发挥政府发展潜力的阻碍,本地高昂的用地成本已经让华为搬迁,浪费了深圳市班子比周边城市层级更高的招商引资能力。

结果是:导致的交易失败概率大幅增加,产业竞争力大幅削弱。

当真心要投资发展事业的企业遇到这种局面,就会发现产业链配套达不到预期, 最终终端成本下降达不到理想情况,这就必然限制了产品竞争力,不能充分打开市场,然后反而产能不能发挥或者直接不能按照最大的消费市场消纳能力建设产能。

降到某条盈亏平衡线后,当然招商引资会泡汤,而如果全国各大省份都面临这种境况的话,那全国的有效产业投资就会严重不足,按照本帖作者的分析,现实情况确实是这样的,会被政府规划看来稳赚不赔的那些产业,不管是白色家电还是手机电子等,目前在引领新经济增长点,带领中国迈向高收入阶段上,潜力很有限。

如果不能越过这个瓶颈,那么当代复杂产业投资不足,带来的必然是长期萎靡的经济增长率。

所以我们亟待打破这种对发挥规模效应的巨大制约。

如果不能根本上打破制约,那就得发展处一套像生态补偿那样在不同行政单位之间对这种以行政手段划分经济利益的模式的补偿机制,这个看起来就比生态补偿困难多了,因为没有合理标准,注定这个补偿机制并不能降低多少交易成本。

二、 基础设施规划的区域性使得基础设施有效投资同样不足

跟西部地区大力投资基础设施却不能取得收益的情况的相反,我国东南沿海地区其实还没有进入到基础设施投资带来负收益的阶段,但是行政区划负责的基础设施投资已经阻碍了经济效率的进一步发挥。

还是以深圳市为例,东莞向深圳延伸的三角严重阻碍了深圳地铁的连通性(深圳部分受限于地形原因,其地铁连通性很差,线图也可以看出来,深圳地铁只修道边界,让东莞延伸下来的小三角非常难以发挥作用),两个城市谁都不愿意在这

里修地铁以达到更好的贯通性,东莞政府不愿意送一批打工人去深圳的企业上班, 更想让企业直接去东莞,深圳政府也不好过去把地铁整个给修了,好能留住更多就业人口在深圳就业,目前深圳的高房价已经成了制约其继续吸引人才的最大阻碍。

【编读往来】当下行政区域规划和土地规划已经不能适应当代产业发展需求
【编读往来】当下行政区域规划和土地规划已经不能适应当代产业发展需求

地铁这种仅仅需要跨市协调,投资规模并不算很高的尚且如此,那些投资规模更加大的,比如像瑞士那样的地下跌路货运系统,高速公路等等就更是有这些阻碍了,答主 MUMA 举例的由国资委管理的电网、中铁等系统就是这样的例子,一个市政府、县政府很难有调动这些企业资源的能力,国家迫切需要在更大的区划上完成产业规划、配套基础设施建设这样的任务,好站在全国人民的利益而不是某个本地市场利益的角度分配资源,最终提高资源分配效率。

三、过小的行政区划阻碍产业配套人才的聚集

这就说的是居住空间、教育、生活设施了,越现代化越高精尖的产业越需要人才, 要把人才留在产业附近也是能长期稳固发展产业的必要条件,过小的行政区域一般没有资源在引进企业的同时提高本地的教育、医疗等配套,再次给产业的长期稳固发展带来阻碍。

哪怕是当今的深圳,经过了这么多年的高速发展也还需要很多时间来追赶北京和上海的医疗和教育,因为这两方面的差异对人才吸引力减弱,再次使得医疗和教育领域的人才也不愿意过来,需要花大价钱去挖人,还需要很长时间去弥补这种需要长期积累的资源。

更小的行政区划就更没财政实力去做这种事情了,过小的行政区划最终因为不能充分调动经济发展潜力而不能充分提高民生。

四、城市群战略和全国统一大市场是解决办法

最后,解决的办法就是在更适应当代产业规模的区划上进行经济发展的指导,承担经济发展的任务,比如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这三大城市群战略,其实需要权利级别更高的行政单位来讲发展经济的重任从下一级政府手中接过来,以更高的权利层级去协调下级政府手中的资源,让投资能达到有效规模。

还应当讲城市群战略推而广之,不要让行政区划和与之挂钩的资源分割阻挠全国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这是我理解的之前中央出台的“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战略的核心要义,就是要让经济要素充分自由流动,发挥出最大的效率,提高有效投资,发挥经济增长潜力。

回到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