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Intro
平台:知乎
联系方式: kaichunniu@gmail.com
回到目录 | 查看原文

没有人去分析本期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中等收入陷阱问题吗。视频中提到社会斗
争需要讲科学,这样各个利益集团才不会极端化,举例来说,就是政府和拆迁户之间用房产税来量化矛盾。

马前卒一直以来都主张加各种税来缓解教育,医疗,交通,宠物等问题,收钱的目的是给权利设定合理的价格,让各方在争执时能有量化标准,就像刑法给人命标价一样,很符合《税钱消息》的本质。

从这个角度来说,不管是什么社会科学,最终都要靠政府专业化和税收专门化来实现。先不谈某些政策开始推行时的征税难度,要面对个体的居民完成复杂的税务征收,就只有两个选择:

1.政府大量招收公务员,由税务局来指导居民填写各种纳税表格

2.政府先按照最严格条件征税,居民根据自身情况(个人和家庭)报税,把多收的钱退回去,不懂的要要到处去问,也可以请收费的专业机构代写,或者嫌麻烦干脆不要那几千块钱。

根据发达国家的经验,政府都是选轻松的第二项,把复杂的纳税环节甩给民众, 每年纳税都要反复计算,让民众绝不质疑数学学科的合理性。

我最关心的问题马前卒并没有提到:完成工业化的发达国家是如何绕过中等收入陷阱,实现顺利加税的。这里可以分成两个角度来看:

一是社会科学如何科普?

国内社会科学的科普比自然科学的落后不知道几个段位,对直接民主程序的参与感与经验也不足,这样的群众,如何避免极端情绪化,承认和其他集团妥协的方针呢?

马督工点评:“社会科学的科普比自然科学的落后”,原因很简单。自然科学 有实验室,有可以实习的工厂,而社会科学缺乏实验空间。大多数人根本不参与任何决策,所以无从实验。少部分公务员严格执行上级规定,唯恐越界做事, 也不配谈实验。只有少数中高级公务员能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可以总结一些实验,但到这个地位瞻前顾后,需要在意的关系太多,也不容易实验。
所以,最关键的一点是,尽快推动基层民主,让人民群众自己经风雨见世面, 犯错误练经验,然后才能一步步形成社会科学科普。分享一段毛主席的文章共勉:
*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不是。是自己头脑里固有的吗? 不是。人的正确思想,只能从社会实践中来,只能从社会的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这三项实践中来。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思想。而代表先进阶级的正确思想,一旦被群众掌握,就会变成改造社会、改造世界的物质力量。人们在社会实践中从事各项斗争,有了丰富的经验,有成功的,有失败的。无数客观外界的现象通过人的眼、耳、鼻、舌、身这五个官能反映到自己的头脑中来,开始是感性认识。这种感性认识的材料积累多了,就会产生一个飞跃,变成了理性认识, 这就是思想。
这是一个认识过程。这是整个认识过程的第一个阶段,即由客观物质到主观精神的阶段,由存在到思想的阶段。这时候的精神、思想(包括理论、政策、计划、办法)是否正确地反映了客观外界的规律,还是没有证明的,还不能确定是否正确, 然后又有认识过程的第二个阶段,即由精神到物质的阶段,由思想到存在的阶段, 这就是把第一个阶段得到的认识放到社会实践中去,看这些理论、政策、计划、办法等等是否能得到预期的成功。一般的说来,成功了的就是正确的,失败了的就是错误的,特别是人类对自然界的斗争是如此。
在社会斗争中,代表先进阶级的势力,有时候有些失败,并不是因为思想不正确, 而是因为在斗争力量的对比上,先进势力这一方,暂时还不如反动势力那一方,所以暂时失败了,但是以后总有一天会要成功的。人们的认识经过实践的考验,又会产生一个飞跃。这次飞跃,比起前一次飞跃来,意义更加伟大。因为只有这一次飞跃,才能证明认识的第一次飞跃,即从客观外界的反映过程中得到的思想、理论、政策、计划、办法等等,究竟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此外再无别的检验真理的办法。
而无产阶级认识世界的目的,只是为了改造世界,此外再无别的目的。一个正确的认识,往往需要经过由物质到精神,由精神到物质,即由实践到认识,由认识到实 践这样多次的反复,才能够完成。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就是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现在我们的同志中,有很多人还不懂得这个认识论的道理。问他的思想、意见、政策、方法、计划、结论、滔滔不绝的演说、大块的文章,是从哪里得来的,他觉得是个怪问题,回答不出来。对于物质可以变成精神,精神可以变成物质这样日常生活中常见的飞跃现象,也觉得不可理解。*

二是加税和发福利是什么关系?

发达国家给底层居民发消费券,甚至直接发钱,还搞失业保险,不工作的人也可以活的舒服,但是另一方面,又对中高收入阶层收重税,导致居民收入有一半以上都交了税。这种福利保障政策和收入分配政策是推进税收必要的吗?高福利政策和高税收政策为什么没有引起中产的抵制?如何避免发达国家那样的债务危机?

马督工点评:税收从来是全民抵制的,这就是常说的一句话——最好的政策,就是所有人都(在一定程度上)不满意的政策。没人喜欢税收,但更不喜欢放弃税收带来的混乱和恐怖。至于说债务危机,唯一的方案是产业升级。历史上所有停滞时代的农业王朝,结果都是财政破产。

回到目录 |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