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 匿名
平台:QQ
回到目录

“督公点评”原文

感谢推荐带货方向,我们会存档的。本期最有趣的内容是这一段:

最近国有银行存款比例飙升,是因为投资无望加上对中小银行的不信任造成,往年年中各大行为了完成业绩指标,会发布揽储任务,比如 7 天高息等等,今年却是毫无音讯。反而贷款任务困难重重,不断下调利率(房贷,消费贷,个人贷都是历史同期最低水平)也很难完成

让我茅塞顿开——前几天我考虑类似问题,想的都是银行期待政府大放水,认为未来的“钱”更多所以大银行不揽储。现在您提供了新的角度,如蒙同意,希望能在节目上引用类似观点。
查看原文

作为一名河南地方性银行员工,为督工提供另外一个视角:国有银行存款比例飙升,对应的是各中小银行自行压降存款成本,降低付息率,从而导致存款流向国有大行。

前几年经济形势好,中小银行为了从国有大行手中抢走存款,一直在抬高存款利率,以河南省为例:国有大行往年三年期利率跟中小银行一年期利率差不多。

除了利息高,各中小银行过年过节还会送礼品,尤其是每年 1-3 月份春节期间,
每一万元新增存款除了正常付息还会额外再送 10 元左右的礼品,银行内部为了鼓励员工揽储,也会对揽储员工进行奖励,奖励金额也在每万元十元左右,也就是说各中小银行的实际付息率会更高。

付息率高意味着贷款利率会更高,之前由于经济活跃,贷款需求旺盛,所以就算中小银行贷款利率比国有大行高,仍然有很多人愿意用,那时候中小银行的日子过得也还很滋润。

等疫情来了,经济下行,贷款也越来越难投放,尤其是中小银行的高利率贷款, 面对市场上越来越小的贷款需求,必然竞争不过国有大行。除了贷款难投放,更要命的是全国各地不断爆出的且在我所工作的小城市也有发生的断贷风波。如果说贷款投放不出去还只是一把没落到银行身上的刀,那各地的断贷行为就是插到银行心脏的匕首。

贷款是各大银行的主要利润来源,贷款投放不出去,各家银行的日子都不好过,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前几天新闻报道的国有大行五年期利率跟三年期利率倒挂,国有大行都如此,各中小银行的生存压力可想而知。

为了缓解生存压力,各中小银行很有默契的选择了降息,除了降息,一些地区的中小银行由于“历史包袱重”,长期存款也不让存了,比如我所在的地区,由于

之前吸收的高成本存款比例过高,总行决定快刀斩乱麻,只让存一年以下的定期, 以此来调整存款结构,压降存款成本。

只有把存款成本压下去,贷款利率才能降下去,贷款利率降下去,贷款才有竞争力,中小银行才能活下去。

所以以我的视角看:国有大行存款上升除了投资者投资无望都把钱存到银行吃利息,另外一个原因是各中小银行主动放弃了往年凭借高息吸引过来的存款,而对中小银行的不信任充其量算是诱因。

我所在的城市紧邻许昌,也算处于此次村镇银行事件舆论的中心了,但这次村镇银行事件的影响很小,小到领导开会也只是提了一句控制好舆情就转而谈贷款投放去了。比起揽储,把手里的钱贷出去才是更紧要的,这也是各大银行都未发布年中揽储任务的原因。当然归根结底还是存贷市场的供求关系发生了转变。

最后补充一个个人观点:如果疫情前两年我们还对经济抱有乐观情绪,而今存贷市场供求关系的转变则意味着经济彻底走向低迷,(可能我是银行从业者,这点对我影响较大)所以我认为2022是中国经济的拐点,至于拐向何处,大家走一步看一步吧。

回到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