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木士丁
平台:知乎
回到目录

看睡前消息节目和其他新闻节目,我注意到以下几个内容,

1、阆中 1.8 亿拍卖 175 家单位食堂 30 年经营权,官方叫停
2、河北霸州回应“大规模乱罚款”:以工作成效赢得原谅

这两个新闻的源头,阆中一开始是因为核酸自费上了热搜,后来又拍卖经营权, 霸州是因为钢铁行业去产能,都是地方政府因为财政收入降低,通过其他非常规手段来补充,但是因为手段过于非常规,导致在互联网上引发激烈争议,最终取消了相关的政策,同时,我还注意到这个新闻《新闻地方财政收入靠罚款?江苏多地罚没收入大涨,财政局回应》
这条新闻 里面有张截图
【线索】地方财政缺口

这个新闻并没有在互联网上引起很大的讨论,但是归根结底还是一样的问题,地方财政收入的巨大压力。

睡前消息 455 期把阆中定义为“中等”,那上图中所列举的城市,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包括了大量东部沿海的发达非中心城市,无论是人口还是经济“中等”已经远远不能配得上这些城市的综合实力了。这恰恰说明,几乎所有的非一线(北上广深)城市都面临巨大的财政压力

但是上面几个新闻,并没有后续的报道指出,这个财政缺口问题究竟要用什么办法去解决,取消非常规的手段并不解决问题,财政缺口仍然存在,这是否意味着,
这个缺口由可以由上级部门兜底解决,但是 455 期也提到了,“当初对独山、对鹤岗我们还能抱着几分调侃心态,去围观当地借债修的奇观;而对于“中等县区”阆中的财政
问题,我们必须严肃考虑,找出开源节流的方案,避免再来一次 90 年代的大下岗。”如果
连江浙地区的发达二线制造业城市,都必须通过增加罚没收入来解决财政压力的话,这就必须要问一句,省级财政甚至国家财政能不能兜得住这个底?

所以,我的建议是,能否请编辑部的黑岛会计,挑选东部沿海发达地区的某个制造业城市, 分析财政预决算报表,给观众构建一个中等偏上的优等生城市财政和经济状况框架。

回到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