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HaochenLiu
平台:B 站
联系方式:liuhaochen1221@hotmail.com

返回目录

我家租住在陆家嘴金融人才公寓。大家不要被这个名字骗了,以为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住宅。事实上只是打工人的聚集地。这个小区全是小户型,且只有两种房型:25 平和 50 平。25 平的租金大约每月 3000 元左右,50 平从 4800 元到 5700 元不等,因朝向楼层略有差异。

这里的租户大多是金融民工,也有少量其他行业从业者。从年龄分布上看和其他小区很不一样的一点是这里的租客 95%以上是年轻人,有少量的婴儿、儿童和老年人。我去年和媳妇领证之后刚好排到了 50 平的房间,于是就从 25 平搬过来。
50 平房间是一室一厅的格局。由于住惯了两个人住 25 平,刚搬进 50 平甚至还感觉很宽敞。

我和媳妇备孕非常顺利,领证后第一个月就有了。怀孕期间相对顺利,只是感觉

花销大了不少。我们产检去的一妇婴东院的特需,每次挂号费要 400 元,第一次
特需检查时一共花了 2000 元左右,并且全自费。媳妇之前上班要做公寓的免费
班车到上海科技馆地铁站,再转 2 号线地铁到陆家嘴站,下班也是原路返回。怀
孕之后担心路上出问题,就让她打车上下班了,毕竟 2 号线早晚高峰的人流量是
很大的。为此每月又多了 3000 元的开销。时间过得飞快,产检出过些小问题, 但基本绿灯,有惊无险到了孕晚期。

孩子预产期是 4 月 21 日。3 月 14 日我妈妈从天津到上海来帮忙。睡沙发打地铺, 挤挤还是勉强住得下的。3 月 19 日开始我们小区开始限制进出。当天媳妇怀孕35 周零 2 天。那天是个周六,也是我们产检的日子。我们在做完核酸之后申请去产检。公寓志愿者跟着请示了领导。居委的意思是让公寓自行掌握。孕晚期的大肚子很明显,公寓也没有拦着。等待了半小时左右就让我们出去了。

3 月 19 日我们并不知道要封多久,只依稀记得小道消息是封 2 天。当时的环境下,周围的同事一个一个的封在家里,我早预计到会轮到自己,并没有意外。往后几天没有听到解封的消息,转眼又过了一周,到 3 月 26 日我们又出去产检了, 也很顺利。我和媳妇都是金融从业者,我妈妈是退休工人。只要能在家工作、工资照发并且能去医院产检和生产,全家都愿意全力支持防疫规定。

事情到了 4 月 1 日开始有变化。我们 4 月 2 日周六应该产检,当时一妇婴已经要
求门诊需要有 48 小时核酸阴性证明了。我们还在封控,所以为了 4 月 2 日能产
检,4 月 1 日只能出门做核酸。我们住在浦东,本来按照鸳鸯锅的说法,4 月 1
日浦东应该解封了。结果当然是没有。我们在上午 10 点左右便向居委申请,打了电话,接电话的是个女的,态度很不好,让我们等着。接下来是熟悉的踢皮球环节。后来在公寓朋友的热心帮助下,下午两三点能出去了。中间等了四五个小时。当时我就很担心,如果在这四五个小时之内需要紧急就医怎么办,我可能只能硬闯了。可是我一个壮年男性可以闯,谁敢拦着我我可以物理反抗,但我媳妇呢?

我们在公寓门口打车,居然打到了一辆出租车。路上没几辆车,空的吓人。当时我的意识已经切换到了战时,意识到平时社会的所有设施可能都不再可用。我问了司机为什么你能开出来。司机指了指前车窗的通行证,说有这个就能出来。我立刻意识到这个车是很重要的资源,一定要抓住,于是加了司机微信,下车时也很隆重的感谢了司机。果然后面这个司机师傅就帮了我们大忙。

到了一妇婴门口,已经是 3 点钟,遇见了长长的核酸队伍。队伍里有外卖小哥,
有穿大白的,更多的是孕妇和家属。核酸做到 4 点就不做了。我没把握 1 小时能不能做得上。但没别的办法,只能排着了。媳妇排队之后我到周围勘察,发现边上有一个小队孕妇可以优先做,于是让媳妇过去了,媳妇就做好了。媳妇回来跟我说家属也可以过去排,我过去排之后,扫医院的码,填资料花了时间(我媳妇之前产检填过,节约了时间),之后准备缴费的时候,刚刚过了四点钟,我就做不上了。我们也只好打车回公寓,心想着明天我们一起出公寓,媳妇去产检,我没核酸就在医院门口等着就好。只要不耽误产检就行啊。

回了公寓之后,我开始后怕。毕竟之前多少还有 4 月 1 日浦东能解封的预期,现在很难判断封控持续多久了。眼看预产期越来越近,对封控期间急救效率也失去信心。

孩子的预产期 4 月 21 日是确定的。如果临盆时公寓不让出去,或者到医院没有合适的交通工具,或者到了医院没有合适的核酸,或者还出其他幺蛾子,要我怎么办呢?

第一点:公寓能否放行。我还有膀子力气,有时响应号召在公寓帮忙搬物资发物资,算是没什么名分的志愿者吧。认识几个公寓的朋友,进而和公寓打好招呼, 临盆时应该是能及时走的。

第二点:交通工具。按照市里规定,紧急就医需要居委派车或者 120。产检时候问过居委,这是个人需求,居委没车。可是打 120 要排三四百号,等 120 来了孩子都会叫爸爸了。最后还是那个公寓的朋友跟我讲可以用他的车,还把车子开到了地面的停车位,就为了急用时不耽误时间。我真的很感激他。

第三点:核酸。这个只能看运气了。公寓不是每天都有核酸检测的。我也不能确定什么时候孩子发动。赶得上就赶,赶不上就等现做核酸再生吧。不久之前有一次发烧就是这样的,做加急的核酸,媳妇怀着孩子发着烧在临时隔离点等三小时后再看病。

想来想去,越想越不对劲。我拿起《海蒂怀孕大百科》找到自己在家接生的内容开始看了。我想如果生得顺利,自己接生不是做不到的。人也是动物。动物能自己生,人也能,何况还有书指导。如果万不得已也只好如此了。

我想到白天朋友帮我联络时问过我:“能不能出去就不回来了?”。我说:“那我去哪儿呢?住医院吗?”。我知道公立医院要 39 周之后才能住的,我们 37 周是不行的。晚上跟另一个朋友聊天,她说了是不让住,但又听说有个医院因为孕妇赖着不走了,医院没办法也只能办入住。我一方面为那些孕妇感到高兴,一方面又悔恨为什么自己不能想这种办法,为什么就这么老实。最后有人提了一句, 公立医院不能提前住,但是私立可以。我立刻让媳妇在朋友里面问哪些私立医院还能办入住。当时已经晚上八九点了。问了一圈的结果是浦东的私立全都住满了。只有嘉会还能住,但是地点在徐汇,在浦西。不仅出了公寓,还要过江呢。

我想到了下午加微信的出租车师傅。

师傅终于回复了,说有通行证过江,只要医院能出接收证明。过江时警察会看证明。

再联系私立医院的销售。销售说医院不可能看不见你人就出证明啊。销售又说有人就是直接过来的,居委出个就医证明就可以了。

4 月 2 日我醒的很早。睁眼后看到司机师傅微信,说可以试试送我们到浦西。我

马上把媳妇叫起来,让她收拾东西。她感到有点突然,我说机会就在今天了,一定要抓紧。

媳妇多次确认了嘉会医院有床位,我确认了司机能来。联系了公寓,让公寓跟居委申请外出就医,说我们出去就不回来了。最终我们得到了一张没有盖居委红章的纸。

由于担心我没核酸进不了医院,司机接上我们之后先去了一妇婴把我的核酸补上, 依旧是长队。好一番周折之后做上了。我们直奔南浦大桥。路上我们商量着如果南浦大桥不让过就挨个桥挨个地道试过去,想利用监管套利看看哨卡管制松。

停在排队过桥的车辆后面开始排队,我心提到了嗓子眼。

警察看了看司机通行证,看了看司机核酸,看了看居委的那张没有盖章的 A4 纸, 让我们过了。过桥的时候,我忍不住拍了好几张照片。

到了嘉会,又隆重的感谢了司机师傅。

把我们的情况跟医生谈过,之后顺利入院了。一块石头落了地。
待产 19 天。

4 月 21 日 16 时 51 分,我们的女儿诞生了。

马督工点评:祝疫情期间出生的小家伙幸福快乐,长大后能笑着听自己当年出生前后的荒诞故事。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