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者:还不多发点
平台:知乎
原问题:如何评价睡前消息 118 期关于房产税的观点?
马督工对房产税的观点解说及个人见解-房主可以自己决定房产税税额吗?

原文链接 | 回到目录

马督工对房产税的观点解说及个人见解-房主可以自己决定房产税税额吗?

---jz家

摘要

马督工暴论频出,很多观点都被各方批判,其中有关房产税的观点,也不乏有人不赞同。但就我个人观察来看,大多数批评马督工房产税的人,都没提最关键的一点:他建议房主自己决定房产税税额。这句话单独拿出来,很是荒唐,但是基于一定条件下的社会模型,这个反而是我所见的最优解。

本文将分为两大部分:一是马督工观点的解说,二是笔者个人的见解。而前者原因又分为,原因解说和税收操作解说两部分。

PS:毕竟我只是一个观众,不是马督工,对其观点的解说可能有错误的地方请指正(这里主要是马督工指正),以及马督工或我的观点有不妥之处,也请每一位朋友有理有据批评。

一、马督工房产税观点解说

1.1 收房产税的原因

1.1.1公共建设支撑的房价。

房子的价值来源于周围的基础设施(如学校医院,商场、交通站点),而基础设施修建资金来源于财政,所以良性循环就是房主交钱给财政,财政修建基建,基建促使房价保值或升职,房主因此享受保值或升值部分(租客也享受基础设施,但享受付出了成本就是房租不降或涨,损利平衡)。我们收的是土地出让金,财政只在第一步收钱,后续房子升值,就没多大关系了。但是基建不只是建还有维修和保养,这就出现已建成生活区要依靠新土地的出让获得维护支出,这是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一旦能买出的地都卖光了(城市停止扩张),整个已建成的生活区岌岌可危。

1.1.2如同中彩票的城市房。

绝大多数城市拆迁户的房子在房地产爆发前是不值钱的,而房子变的值钱也不是房主自己努力出的,是政策倾斜加外来工漂撑出的。这就如同房产中了彩票一般,让房主获得了意外财产增值。凭什么一二线原住民比三四线幸运,凭什么城市居民比农村居民幸运,我们说分配方式的时候可没说运气也算在里面。

1.1.3劳动者与受益者错位。

房价靠基础设施,基础设施靠财政,但现实情况是,基建财政的绝大部分的租客支撑的(租客劳动力量远大于房主),他们来城市务工,自身交税以及工作的企业交税,这才让城市财政有钱修建。基建受益者是房主,而劳动者绝大多数是租客,这就出现劳动付出者和收益者错位。

综上所述,从谁付出谁受益的公平角度,更为了城市建设的良性循环,应该收取存量税。

以上这些观点马督工和其他支持房产税的博主大体一致,只是马督工在不同期节目,各说一些,我在这里汇总加起来。

1.2 收房产税的操作建议

1.2.1房主自己决定房产税税额。

房主自己对自己持有的房产进行资产评估上报(限定时间内不可更改),高低由你。政府按照区域划定统一税率,两数一乘,税额就出来了。

1.2.2集体可以随意强收房产。

当遇到集体事件,如修路征地,老小区安装电梯,若遇到某家不同意,收益方集体可以以一定的比率(可以是1.5也可以是2,但像税率一样一个区域要统一且固定)乘已上报的房产价格强买此房。

马督工作为一个万物皆应量化的老土木,在房产税这里充分体现了他的量化观。就如同用不同孔眼大小的滤网,筛选特定大小的筛子,用房主不愿多交税的心理,确定房价上限,用房主担心房子可能被强制收买的心理,确定房价的下限。

笔者的观点

2.1优点

2.1.1消除围观者的同情。

你既然这么看重这套房子,为啥不多交税,之前贪便宜,现在哭给谁看,我都交了那么多税了,你怎么不交。

2.1.2准确评估房产对房主的价值。

双滤网让房主对房产的价值评估自动趋于准确。这样房主为了不亏损,就会自己去用尽一切信息,去准确评估价值。甚至这个方式还量化了房主对房子的情感价值,若很喜欢,就多交税,让收购变成不可能喽,毕竟其他人没必要为房主个人的喜恶买单。

2.1.3 节省评估花费

同时房主自己定价,还节省了开发的前期评估费用,对于住宅,只要评估该地区统一强制收购的比率就行,甚至若比率全国统一,连这一步都免了。也免去被控诉评估不当的麻烦。

2.2缺点

2.2.1价格定了就是定了,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你一离开这个房就嗝屁也没法。

2.2.2执行漏洞带来的问题会不会让情况恶化,毕竟没有理想的条件。就现在暴露出的各种管理问题,谁也对一个几乎影响所有人都政策抱有不信任感。

总之,笔者认为马督工的房主自定税就是我见过的最好的选择(如果您有更好的,请讲,不要只说一句,那是你见的少)。

不能因为一个政策不能因为它会损害现有所有人就不去考虑它,也不能因为条件没有完美满足就等待,要去衡量利弊大小。就如同计划生育,在当时绝对是非实施不可,但是可以说它损害当时几乎所有人利益,也可以说当时决定没有完美的条件去依托它,但我们还是要去做。

当然利>弊,不意味着我们就不管弊,因为很多弊不是客观无奈的弊,而是主观导致的错。比如说全州县,湖南省让外国人“收养”超生儿,这是计划生育的客观弊吗?不是,这是人为的错,这是明明可以避免的。又比如说上海疫情期间蔬菜被倒卖,民众送医不及时,这是防疫的客观弊吗?不是,这是错。

所以我们需要完善这个方案,尽可能的考虑一切会发生可避免的错,不让前期规划“缺位”(高流说航天缺位+越位问题,其他又何尝不是呢?)。

原文链接 | 回到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