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vidi_vici_veni
平台:b 站
联系方式:prion@live.de

返回目录

《蛋卷俱乐部》第一期中:

马督工点评:只说两个问题。
1.现在已经是“穷人多生,中产少生”了,如果你真觉得阶层和基因优劣有关系,现在的世界正在飞奔向你想象的地狱。
2.社会化抚养的本质,是国家直接保护公民——无论成年和未成年。只要用要求现在公立学校的标准去衡量父母,社会化抚养就成了一半——老师打学生留下淤 青是什么惩罚,父母也一样。”

对马督工点评的点评:

1、社会地位是基因和环境共同作用的结果,同时会反作用于下一代的基因和环境。这是个过于庞大的话题,我们不展开讨论。但是马前卒提到“穷人多生,中产少生”里面的“穷人”,和我文中提到的“肯向政府出售子女的父母”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群体。混淆这两个概念,或许是我说明的不够清楚,或许是马前卒日理万机,没有时间细读细想。后者现实中最接近的对应群体,是福利院那些孩子们的亲生父母。从最简单直观的统计,比如残疾儿童比例,说福利院的孩子基因整体比较差,我看没有什么大问题。

马督工回复:福利院的孩子是因为“不好养”才丢弃的,而不是因为丢弃了才“不好养”

2.“社会化抚养的本质,是国家直接保护公民。”这句话不考虑可操作性,听起来确实不错。但是任何涉及利害判断(比如保护这个词本身所隐含的),必然涉及判断的主语是谁?老师打学生留下淤青,之所以是个问题,有两个核心因素: a)作为监护人的家长认为淤青不可接受,主动采取措施维护未成年学生的利益; b)作为监护人的家长和学生有大量时间相处能够及时发现淤青。没有这两点中任何一个,老师打学生留下淤青根本不是问题。比如马前卒上小学的时候,即使没见过,也该听说过有老师打学生留下淤青没什么事的例子。有的家长认为老师打孩子是为他好,淤青不是问题;有的家长太忙根本发现不了淤青。可见a、b

这两点恰恰都是私人化的而不是社会化的。一旦实现所谓社会化抚养,这两个条件都不再自然存在。就像很多养老院,老人挨打留下淤青,得到的反馈远不如学校的儿童。“国家”在被证明能够很好的保护老人之前,大家如何相信他们能够很好的保护孩子?用一个不恰当的比喻,有的人爱惜自己的自行车,有的人不那么爱惜,但是用较低比例的后者,来论证把自行车征用归公后,陌生人会天然更爱惜不属于自己的自行车,逻辑上是不成立的。我想马前卒成长过程中,应该理解“公家的,随便用。”所隐含的意思。
当然,我不是认为社会化抚养儿童完全不可行。只是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先把社会化养老做好,来证明“政府”有能力解决我提到的这些问题较为稳妥。社会化养老相对社会化养小作为先行试验有两个理由:一方面养老主体愿意把养老委托给政府的会比较多,另一方面,如果养老实验失败了,社会损失比较小。这个听起来很残忍,但是是接近事实的。

马督工回复:连保护公民都不具备可行性,那你是对我国公诉制度有误解——刑事案件不需要自诉。

附:前次讨论原文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