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很小的哀姆
平台:知乎
联系方式:395757632(QQ)

返回目录

1、原始社会是有阶级的,有些老的理论在最新的研究中都有补充和更正;原始 社会有一定的阶级属性;只是限于生产力和文明发展程度;阶级属性的外在表现力不明显。

2、社会化抚养可能会过早的让孩子出现社会化的情况,如果真的有机会实行, 需要额外注意这些问题

1、首先先指出一个小问题,因为科学研究都是不断渐进的,根据现代的研究; 原始社会应该是有阶级的,只是定义和表现形式和现代社会有本质的差别,原始社会对于资源的分配是“不平均的”,原始社会对于氏族决策也并“不是所有人共同参与的”。以类似的动物群体作为样例;黑猩猩、大猩猩、高智力的猴子等类人猿为研究对象,可以发现他们都有明显的阶级性;存在严格的等级制度,往往地位高的统治者将会享用独特的使用权;从“食物的分配”,“吃的东西优先级”,同一个食物“吃的部位”不同,到能够“优先选择交配的雌性”,都是有一定的阶级高低之分,以此来推断人类在猿猴阶段的原始社会,也会有类似的社会情况;只是当时生产力太低没有形成私产的概念,因此不是用财产来定义阶级, 但个体的强弱差距,还是能明显的区分上下级的概念。部分弱者优先依附于强者, 也会形成中间阶层。

督工经常拿的原始部落的人不会行礼来说,其实不能证明原始社会没有阶级;只能证明,原始社会的阶级属性在外部表现力上不明显;即是不会用封建礼教,形式上的尊卑或者穿着上的尊卑等一系列形式上的内容来展示;但是从一手资源分配的角度,仍然可以看出类人猿的社会是有明确的阶级的。而且早期的社会研究者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原始社会对于低阶级群体的“物理消灭”。当群体的资源不足以养活额外产生的人口的时候,一些弱者或者不能为群体提供食物的个体, 会被驱赶出群体;以维持群体表面的“和谐”“公平”;但其实这些被牺牲的个体,本身也是一个阶级,可以称之为“被放弃者”;如果只在原始社会单一群体内部,不体现出明显的阶级,但是放大到整个物种,这些被遗弃的群体也是一种阶级的代表,比奴隶地位更为低下的代表。

目前越是接近群居智慧生物的物质类型,都有明显的阶级化的倾向;目前人类确实没有发现消灭阶级的最好方式~

PS: 我(开个玩笑)“血肉苦弱,机械飞升”说不定可以达到~

马督工点评:阶级来自分工和经济分层,是社会概念,而不是生理概念。普通民众凭借自己的战斗力,最多可以考虑军功章和武状元,而不是当皇帝,这就是阶级。而贵族虽然夸耀自己强壮,却从来不会宣布用武力决定爵位。大猩猩欺压弱小同类,连社会问题都不算,和阶级无关。

2、其次就是“社会化抚养的问题”;首先声明,我支持理论上的社会化抚养, 支持优先对于一些特殊家庭,实行社会化抚养,比如农村留守儿童等。

但是我也必须要指出,社会化抚养可能造成的一些问题,如果实行社会化抚养就必须正视这些问题

(PS:对于地方政府行政能力差,无法完成抚养计划这种情况,暂且按下不表; 我想讨论的是社会化抚养可能会过早的造成少年儿童的强弱意识和自我否定)

读研的时候以前看过一些研究者的文章;也有一些寄宿制学校的观察经验;我举例两个例子,都有“小部分接近”社会化抚养的情况,第一是,欧洲旧时代的贵族学校;另一个是老式的孤儿院。贵族学校的二代们很多不想被人批评是靠父母上位,所以不少极力想摆脱家庭背景的束缚,而且他们不存在资源稀缺的情况; 而老式的孤儿院里的孩子没有家庭背景,因为没有家庭,且资源存在严重的稀缺。这些孩子都有一个共同点,是其中不少人的状态是独立于原生家庭背景生活的。

但是他们都显现出一个特别明显的特征就是“早熟”,简单的称为“有心计”(这在现代孤儿院中的情况也非常明显);另外就是这些学校和群体中,孩子的“阶层化”反而会比普通学校的孩子更快。比如,孩子们中会快速的形成分层;“领导者”“执行者”“意见者”“跟随者”;会以非常快的速度分成小群体,形成小社会和内部阶层;有领导力的,强力的孩子,会很早就占据主动拥有更高的地位。大部分孩子会在小团体后面跟随,成为小团队的附庸。

虽然这两者和理论上的社会化抚养,是有很大差别的;但是社会化抚养一旦剥离家庭这个因素,就有可能快速造成这样的现象。

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 我个人认为,是由于缺少“家庭”这个后路,由于没有一个让孩子逃避现实的地方,因此他们必须得融合与学校中产生的“小社会”。虽然很多家庭是不堪的,是没有能力教育好子女的;但是对于大多数的孩子来说, 家庭是一个可以无条件支持自己,让自己躲避学校集体的地方;因此,在现代学校中,即使出现这样的小社会,孩子们还是能躲避回家庭,选择不加入班级里形成的社群;而历史上那些孤儿是没有家庭可以躲避的,而其中一部分贵族二代是因为自尊阻止他们自己逃往原生家庭;所以,他们不得不快速的融合近在校园里产生的小社会,并且快速的找到一个自己舒适的位置。

我不能说这种现象是好是坏,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需要注意的问题;儿童过早的社会化,并且毫无退路的必须融合进已经形成的小社会,这对还没有建立完整价值观和社会观的孩子,会有什么影响,不得而知;儿童少年的阶段每个人的天赋还没有充分开发,这个时候如果就开始形成定式的分工,会不会限制和影响未来的发展?

有些问题我们不提倡,但不能忽略,就是“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但是人是有“强弱天赋之分的”,不能因为政治正确就忽略个体天赋差异可能导致的问题。

社会化抚养可能并不能寻找教育的最优解,但是应该更多偏向寻找社会教育的底线。

马督工点评:天赋差异不仅不会导致问题,还应该鼓励发扬。任何抹杀天赋差异的社会都是地狱,甚至变地狱的资格都没有——用不了几代人就被其他社会消灭了。
至于说“有心计”的问题,21 世纪的中国最缺的几种东西之一,就是童年和少年自发形成的社会群体。街头巷尾缺了成群结队的孩子,甚至无法产生传统的“孩子王”。而这是过去几千年人类成长最宝贵的经验。这是“千年未有”大变局, 而找不到补缺口的社会方案。所以必须提社会化抚养。
看了这篇文章,我总的感受是,在 2022 年的中国,有人担心“天赋差异”甚于其他问题。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