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桀多
平台:B 站

返回目录

何谓名人

首先定义“名人”:名人是拥有一定数量追随者的个体或小集体,他们可以直接对追随者进行影响,进而产生舆论并传播至追随者以外的群体。这个舆论是否与事实相合,并不影响它的传播。明星、传教人、国家发言人、或者网红(比如懂王、马斯克、王校长等)都属于名人的范畴。

比较简单的例子就是督工通过视频,向我们传播关于连花清瘟的新闻,然后被王校长转发,进而大范围传播。这其中督工和王校长都是名人,督工和王校长的粉丝都是追随者,连花清瘟的新闻则是舆论,而其他群众也受到了舆论的影响。

需要规范

名人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因为他可以为他的追随者群体发声,他的言论具有一定的代表意义。但因此,同样的言论,在私下传播、和由名人说出,有不一样的影响力,所以应有不一样的标准。

我认为,所有有深度的关系都应当被规范。包括亲子、夫妻、雇佣者与被雇佣者等等,都受到法律的规范。同事间关系、网友间关系,也有各自群体内部的规范。而【名人-追随者关系】作为一个互联网时代才兴起的关系,又因为他的复杂性, 目前没有被社会广泛认可的规范。很多时候,仅作为个案,由其内部、或外部舆论判断。

一个例子就是,现在非常普遍的“洗粉”行为。名人发表一些有争议性的主张, “洗掉”不赞同自己的追随者、吸引赞同自己的追随者,并且建立了属于这个圈子的潜规则——发表类似的言论,是可以得到认可的。这条潜规则对名人和追随者同时适用。类似的规则建立多了,就形成了稳定的体系,也就为这个圈子“定性”了。

我认为,如果在一开始就确定一些基本的规则,即“名人规范”,我们就能够更简单的建立类似的体系。如果从一开始就明确哪些事是允许的、哪些事是禁止的, 名人与追随者都能在群体刚形成的时候,更好的找到自己的定位,避免重蹈前人的覆辙。

B 站也有同样的规范。他在开通直播业务的同时,也设立了房管,来监督在 b 站这一平台直播的主播,遵守他所制定的规定。B 站可以看做是一个名人,主播既是 b 站的追随者,同时也是直播间观众的名人。主播因此会被赋以比观众更高的标准。b 站需要遵循的规则,也比主播的要更多、更复杂。

规范内容

我认为,名人在具有更高传播力的同时,应当拥有属于自己的权利与义务。他们的权利,在引导舆论的能力之外,也应当有对自己个人安全的保护,禁止跟踪狂、住址泄露等等。我们也应当接受他们会获得很高的片酬、或者出售高溢价的商品等。而他们也应当拥有属于他们的义务,即更高的道德标准。他们所引导的舆论, 至少不应当与普世道德背道相驰。

举例来说,有粉丝为了奶瓶盖里的兑换码购入牛奶,获得兑换码后将牛奶倾倒, 引发了不好的社会影响。这没有违反法律,但与普世道德相违背。如果有“名人规范”存在,就应当制止这一行为的发生。

同理,在寺院参拜战犯,也应当是这一规范的管辖范围。因为僧侣在我们的理解中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同时也肩负着传教的职责,他们也应当属于名人这一范畴。如果 “名人规范”规定,类似的情况不应当发生在名人身上,那么便自然会受到谴责。如果没有,则有可能会在这之后加入,约束之后的名人们。

规范作用

名人与追随者之间的关系,本就是不平等的。所以名人规范的作用之一,便是拉平这两者之间的差距,让作为追随者、与外部群众这两个集体的人,能拥有一个挑战名人的途径。

同时,我认为我们遇到类似问题,并不应当应当总是使用舆论解决。舆论毕竟不是理智的发言,其本身是不可控的。如果名人出现言论不当等问题,我们可以优先寻求规范的帮助,再有理有据的进行批判。

如我之前所述,这一规范并不只在约束名人,他也要同时约束追随者与外界,保

护名人的权利。譬如粉丝会把握不住与明星的距离,为了拉近进与明星的关系, 而产生跟踪、偷拍、偷窃私人物品等行为。名人规范应当在法律之上对名人进行保护,预防或阻止这些行为的发生。

另外,如果名人有不慎的不当言论,他可以通过规范这个渠道进行调整(如果群体内所有追随者都对规范有了解,并且规范有公信力)。通过调整规范,达到广而告之的目的,进而阻止舆论发酵,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规范架构

最后再讨论这一“名人规范”的可实现性:“规范”这一概念,本就应当弱于法律。我考虑过诸如政府组织、工会组织等等,但没有想到很好的架构,因为这一行为本身会赋予很大的权力,却没有平衡措施。

我自己得出的结论是:这一规范并不应当具有强制性,但应当让大众都知晓这一规范的存在。他毕竟只是将已有的潜规则放在明面上,供所有人参考。每个“名人-追随者”结构的群体,都可以以他为参考,再按自己的需求添加、删减自己的规则。这样可以做到奖惩有道,同时在应对外部监察的时候,有一套内部的规章制度,可以减少矛盾、明确责任。

我希望能有一个类似规范,成为类似 DND 规则书的存在。每个群里都会有房规, 但是大家都认可原本的规则。

写完了感觉自己想量化道德。。。

马督工点评

“世界上只有两种宗教,邪教和老牌邪教”,一言以蔽之,都是垃圾,不要分高低。
如果你前面的论断成立——“僧侣在我们的理解中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同时也肩负着传教的职责”
社会就有义务去评判天主教和新教哪个更“高”,否则你也不能认定天主教或者佛教比我自创的小教派更高。
法国大革命以来,血流成河杀了上百年,才有政教分离的基本原则,不能再把历史糟粕以温情脉脉的方式捡回来。乡愿,德之贼也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