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刀放在边上
平台:B 站

返回目录

先说一下我的观点:小收没用,大收不敢。重温一下 19 年央行的报告。

我国城镇居民家庭的住房用率为 96%。有一套住房的家庭占比为 58%。
有两套住房的占比为 31%。户均拥有住房 1.5 套。
不管房子在哪里,至少九成的城镇家庭是有房家庭,这是一个基本事实。如果你小收,税基定的很小,那意义不大。
例如上海早就有了房产税,去年是 221 亿,而去年上海的土地出让收入是 3,323

亿。
这中间有巨大的差距,根本无法填补土地财政的缺口。如果你大收,税基定的很宽,豁免标准降低。
起码有超过 5 成的城镇家庭都被覆盖。那样的画面我想都不敢想。
我国的体量很大,加上土地财政的缺口也很大,无论什么标准都会激起以百万为计量单位的不满。
我实在担心事务部门的编制不够用。
“我失业了,我是老赖,我就是不想交,我真没钱但是现在卖不出去,我还有别的地方急着用钱,如果你们再跑到我的家里面来,我就要报警了,我就要向你们的顶头领导举报你们!”
到时候肯定有一大帮人抗税。
你不上强制力,这些税种就废了。
你上强制力,但问题是根本没有那么多的强制力。
一个城市每年有 5000 户这样的,地方强制力就不用干别的了。
(这个税种是每年一次的哦)
我国城镇居民去年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是 4.74 万元,每月 4000 元。
中位数在 4.35 万元,每月 3600 元。
去年全国的人均工资性收入是 19,629 元,每月 1635 元。
城镇居民的人均月工资性收入应该是 2200 元左右。看到这些数字,再看到那些庞大的土地财政收入。我认为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但我认为另外一种方式是可能实现的。
那就是普通人象征性的收一点,真正的亏空靠抄些大户来补,再拉高间接的,隐形的税种。
不过我其实很想看到每一个人都交房产税的情景。
纳税是现代社会治理的核心,是上与下最真实的关系。
什么时候一个人知道自己如何纳税,自己纳的税到底用到了什么地方去。什么时候才好理解自己与国家之间的关系。
(以上这些文字来自于我粗浅的概括知乎答主:王子君,的答案)
(我是王哥的忠实粉丝,我认为他说的话多少是有些道理的,所以想让督工看看)
(其实上面的这一大段文字主要讲的是征收房产税所产生的抗税成本问题,我个人相信会大面积集团抗税的)
写的啰嗦,希望见谅。

马督工点评:有一定道理,但天底下什么样的政府都有,唯独不解决税收基础的政府活不过明年。

返回目录